而青年水库目前水位下降严重

2020-11-30 10:00

即墨市水利局负责人说,石棚、王圈、宋化泉、挪城4座中型水库全年几乎没有进水,大多都低于死库容量,已经不能满足周边供水需求。“宋化泉水库现在存水只有10万立方米左右,几乎快要干涸。”

除此之外,通过从青岛调水及应急水源工程的完工,即墨将基本解决城区供水紧张问题。但目前水源最多只能坚持到今年汛期到来。“目前,即墨城区用水缺口每天还在2万立方米左右。”据介绍,从去年8月以来,即墨将全市200多家日用水量达到2000立方米的企业实施限水一半的措施,以保障居民日常生活用水。

在胶州大沽河和洋河流域的部分农田,往年同期早该是“一片绿荫”的麦田,如今有不少已经荒置。附近村民介绍,除一小部分是人为预留,计划春天种植玉米所用,更多的是由于小麦播种期缺水无法灌溉,无奈之下才荒置的麦田。而即使是正在生长的小麦,其植株也明显比往年同期矮小,叶子也有些泛黄,长势不佳。

干旱造成青岛市区及郊区严重缺水。特别是在胶州与即墨,两地的饮用水水源地已告急。目前,胶州的三大水源地只有棘洪滩水库还能够正常供水,山洲水库已于2015年上半年停止供水,而青年水库目前水位下降严重,也已经进入了供水紧张状态。

在即墨,小麦播种面积为64.06万亩,较去年基本持平。但由于干旱,小麦秋种灌溉水源不足,小麦播种从去年10月初开始,一直延续到11月中旬,整个秋种期达40余天。同时,受灌溉水源不足影响,小麦冬灌面积减少,截至目前即墨全市冬灌面积仅5 . 2万亩,小麦在越冬期补充水分不足也将造成产量下降。

6日上午,青岛胶州段的大沽河已基本处于断流状态,大片的河床裸露在外。在大沽河李哥庄镇一段,有村民甚至在河床上种植了树苗和小麦。而青岛另一条母亲河—— —洋河的情况更为糟糕。据了解,2015年洋河整年断流。

为保证基本用水,胶州水利部门2015年共挖掘深机井221眼。“以前20米的机井水量就足够,现在越挖越深。”水利局工作人员表示,在部分干旱严重的区域,机井的深度甚至达到了200米才出水,抗旱形势十分严峻。而受干旱影响,即墨城区部分高层住户居民家中已出现断水或水压低等情况。去年10月8日到15日,即墨市甚至还曾将城区一分为二,划片实施隔日循环供水。同时即墨市水利局和自来水公司实施10项应急水源工程,总投资约2.1亿元。

胶州市胶莱镇是大沽河畔一个拥有12万亩耕地的农业大镇,每年胶莱镇种植的小麦可以达到7万亩,但今年小麦播种的情况非常不好。“去年秋天很多农田缺水种不上。”胶莱镇农办工作人员介绍,播种的具体情况目前还没有详细数据。为了抗旱,胶莱镇在不少区域进行打井作业,但是由于地下水位下降,效果并不明显。

6日,即墨石棚水库只在低洼处还存有一湾“死水”。“现在水库的存水量只有23万立方米左右,已经不能满足供水需求。”工作人员说,水库2015年全年总进水量只有24万立方米,不到历年平均进水量的十分之一。早在去年8月,石棚水库便已停止向周边供水。

“现在所有的工程都已完工,居民日常生活用水得到保障。”即墨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说,去年12月1日,从棘洪滩水库向即墨挪城水库调水应急工程正式通水,目前日供水10万立方米左右。